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 news > 文章 当前位置: news > 文章

全息透视元宇宙(视频)

时间:2021-12-10 21:58:49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新华社

发布时间: 2021-12-10 21:24

新华社官方帐号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18765740142775331&wfr=spider&for=pc




需要流量24M


12月10日,百度宣布将于12月27日发布首个“国产元宇宙”产品“希壤”,届时百度Create 2021(百度AI开发者大会)将在“希壤”举办。这是国内首次在元宇宙中举办的大会,可同时容纳10万人同屏互动。




近来,元宇宙持续火爆,不负众望入选2021年度十大流行语。“大火”的同时,却也让人“大惑”——


它是天马行空不着边际的科幻话题,还是决定人类前途命运的终极命题?它是炒作概念骗人钱财的歪门邪道,还是蕴含万千投资机会的黄金赛道?它是翻云覆雨化鲲为鹏的虚幻梦境,还是穷途末路极度内卷的无解困境?……

让我们从元宇宙之源、缘、元、怨、愿五个维度,对其进行一次全息透视。

元宇宙之“源”

在深圳市虚拟现实技术有限公司(简称“3Glasses”),有一片面积不大、并不起眼的休息区。而这里,却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

记者戴上沉浸式VR眼镜、拿起感应手柄后,瞬间“穿越”进入浩瀚的虚拟世界:眼前一只怪物呼啸而来,耳边传来阵阵低吼,记者不由得侧身闪躲。

百度即将发布的“希壤”,据称是首个“国产元宇宙”产品,打造了一个跨越虚拟与现实、永久续存的多人互动空间。在那里,不仅可以偶遇擎天柱、大黄蜂,也可以寻访千年古刹少林寺、与三宝和尚切磋武艺,还可以看三体舰队在头顶来往穿梭……


百度副总裁、“希壤”负责人马杰表示:“目前元宇宙尚处于非常初期的产业探索阶段,其发展是循序渐进的,将由整个社区花费很长时间来共同构建并成熟。”


元宇宙(Metaverse)一词,最早出自美国科幻小说大师尼尔·史蒂芬森1992年出版的小说《雪崩》,并被描述为“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

2018年上映的电影《头号玩家》,便将这种虚拟空间以最为直白的方式,展现在大众面前。电影中那个虚拟世界“绿洲”,也成为了当下绝大部分人对元宇宙最为感性的认知。

到底什么是元宇宙?记者了解到,当前,对于元宇宙的确切定义,各界还处于“百家争鸣”状态。


从学术角度,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沈阳这样定义: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它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将虚实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并且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世界编辑。




在每人心中,或许都有一个自己的元宇宙。“如果要用一句话来阐述什么是元宇宙,我认为它就是下一代的互联网。它和我们生活中的90%的东西都息息相关。涉及我们的衣食住行,涉及企业经营管理、研发、营销、生产制造等环节。”民生证券通信、元宇宙首席分析师马天诣说,所有能够解决现有互联网问题的场景和内容,都是元宇宙的范畴。

零碳元宇宙智库MetaZ创始人陈序认为,元宇宙就是人以数字身份参与和生活的可能的数字世界,包含了三个关键词:数字身份、参与、数字世界。

“元宇宙构建的虚拟世界要足够庞大,用户在其中的交互要足够自由,还要真正实现用户从旁观虚拟世界到沉浸其中主动参与构建虚拟世界的转变。”陈序说。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就像19世纪的人们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电气化时代的模样,其实我们现在也不太可能准确描摹元宇宙世界的样子。”作为国内最早一批研究元宇宙的分析师,天风证券国际科技首席分析师孔蓉说。

元宇宙之“缘”

上海市徐汇区,“氪空间”大楼里,尹桑带领一个50余人的创业团队,正在夜以继日创造属于他们的元宇宙。

尹桑是绿洲Oasis创始人。回忆起与元宇宙的结缘,虽时隔多年,但他仍一脸兴奋、语速加快:“在美国上大学时,我第一次看《头号玩家》原著小说,它给我展现了一个所有年轻人都会向往的乌托邦。在那个全新世界,人们可以摆脱现实束缚,重新掌控人生。”

2014年,尹桑决定回国创业。2018年,他打造的第一款社交APP成功上线。出于对原著的敬意,尹桑将这款产品命名为“绿洲Oasis”,也就是《头号玩家》中那款风靡全球的元宇宙游戏。

另一位创业者王洁与元宇宙的缘分,则是始于多年前的游戏《帝国时代》,这成为了她心中的“风陵渡口初相遇”。最终,王洁投身“三维仿真”领域,创立了国内最早涉足虚拟现实和混合现实的公司——3Glasses。

“如今业内能形成许多共识,才是这场元宇宙浪潮带来的最珍贵的礼物。”王洁认为,相较于2017年VR刚兴起时行业的热闹与混乱,如今业内已经历几轮迭代。“这几年蛰伏中,行业技术一直在积累,虽然全民VR的时代还早,但路线与节奏越来越清晰了。”


从一开始,众多游戏公司与元宇宙就有着不解之缘。米哈游总裁蔡浩宇直言要打造“十亿人生活的虚拟世界”;完美世界宣布推进元宇宙相关的布局与探索,月薪7万元招聘元宇宙人才。




如今,与元宇宙结缘的各路人马,正呈现爆发式增长,从注册商标数量就可见一斑。

今年10月,上汽集团申请注册近百条包含“车元宇宙”字样商标,同时还申请了“Z UNIVERSE”“Z元域”“零束宇宙”“最元域”等多条商标;“网红”蜜雪冰城也在11月份申请注册“蜜雪元宇宙”“雪王元宇宙”等商标。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11月30日,名称中含“元宇宙”的商标申请总量逾7300条。而在9月22日之前,相关商标申请公司数量仅为130余家。


元宇宙的兴起,催生了众多新职业,也让许多人与之深度结缘。比如“捏脸师”,他们能在虚拟世界为用户创造独一无二的虚拟形象。



“‘捏脸’可能是元宇宙里最基础的项目,因为每个人都需要定制自己的虚拟形象、打造虚拟分身。”网易伏羲人工智能算法工程师晚丰表示,目前许多热门游戏中,“捏脸”功能每天调用次数达到几十万次。并且,在虚拟演唱会、虚拟会议等更多虚实相融的场景中,“智能捏脸”技术都得到了广泛应用。

元宇宙之“元”

今年8月末,字节跳动收购VR设备公司Pico,价格达到90亿元人民币。“这太突然了,相关谈判甚至都还没有结束,双方就已经迫不及待了。”彼时,一位接近此次谈判的内部人士向记者感慨。

人民币、美元、欧元、日元、韩元……当前,全世界范围内,各种“元”都在快速流向元宇宙赛道。

这种“剧变”甚至让身处其中的创业者都有些难以适应。尹桑仍记得,2019年,他还在为了寻找投资而四处奔波,PPT还没讲上三五分钟,下面的投资者已经哈欠连天。而如今,这一切在瞬间颠倒过来,不断有投资者“不请自来”,主动上门了解公司、寻求投资机会。


从今年初开始,国内顶尖创投机构就开启了对元宇宙企业的“抄底”。晨兴资本(五源资本)几乎将元宇宙赛道投了个遍;红杉12.5亿美元领投Rec Room;高榕、GGV等资本投资了超参数科技、元象唯思、启元世界等游戏AI公司;SIG海纳亚洲领投了Meta App一亿美元……





不仅是创投机构,互联网大厂们也在争先恐后“入局”。腾讯CEO马化腾早在去年11月便率先公开谈论类似元宇宙的概念——全真互联网;字节跳动除了收购硬件厂商,还大手笔入股了游戏公司代码乾坤;今年10月初,一向佛系的网易CEO丁磊也坐不住了,他在公司内部发帖:“有没有人在研究元宇宙?可以私信我!”

有分析师曾预言,到2030年,元宇宙的市场规模将破万亿。

火爆的还有股市。今年以来,元宇宙板块持续走强,一批A股公司估值暴涨。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自10月以来,77只概念股中有58只股价上涨,其中15只涨幅超过30%。其中,中青宝涨幅接近3倍,中文在线涨幅超180%。

而如果把时间轴拉长至一年,川网传媒以超460%的涨幅位列板块之首,华立科技、共达电声、联创电子等7家公司股价实现了翻番。

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所长黄燕铭表示,元宇宙现在更加看重的是制造端和设备提供端,元宇宙一定是先从设备制造逐步走向应用的过程,当前更重要是在制造端而不是在应用端。

东吴证券指出,从投资机会来看,游戏作为首要的应用场景,被认为是元宇宙的最初入口,有望迎来估值提升的机会。同时关注元宇宙带来的主题性投资机会,包括技术储备及产品应用层面。

元宇宙之“怨”

互联网的世界,有人赞,自然有人踩。

“元宇宙的概念最近炒得很热,很多人找到了新的圈钱手段”“元宇宙并不能代表人类的未来,它反而代表着人类的没落”……在11月20日播出的一档电视节目中,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如此“炮轰”。

事实上,如今社会各界对元宇宙的抱怨、争论甚至批判,已不绝于耳。“元宇宙是个筐,啥都能往里装。”一位投资者调侃道,如今,“万物皆可元宇宙”——白酒元宇宙、火腿肠元宇宙、旅游元宇宙……

细究之下,许多公司的元宇宙概念确实让人不由得心生疑惑。号称今年A股“元宇宙第一股”的中青宝,一通操作就颇为令人咋舌。

      9月6日,中青宝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称,公司即将推出模拟经营类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一时间引发市场关注,其股价次日便开启了直线拉升模式。

不少业内人士提出质疑:且不说绕开法定信息披露流程发布消息是一种打“擦边球”的行为,光《酿酒大师》里关于元宇宙的设定,就存在诸多疑点。按照中青宝的说法,《酿酒大师》之所以能够称得上元宇宙,就是因为玩家可以在游戏中酿酒,然后在线下提酒。

虽然这一概念蹭得很“敷衍”,但短短几个月,中青宝股价涨了4倍。哪怕深交所多次下发关注函,也挡不住市场追捧的热情。

疯狂不仅如此。最近,众多元宇宙培训课程、元宇宙图书也是大火特火,让一些人赚得盆满钵满。

此前,某新浪微博知名财经博主晒图显示,网络课程《元宇宙第一课》日新增用户370人,日活跃用户上千人,累计用户7292人,累计付费用户2673人;日收入超9万元,累计收入高达150万元以上。

而在一些知识付费平台上,“元宇宙课程”可谓琳琅满目。据记者初步估计,许多课程光付费收入就已经达到百万元量级。

这不禁令人疑惑:“这个哪怕在业内都模糊不清的概念,如何就有人能够条分缕析地讲清楚了呢?”

“我觉得要避免当年美国西部淘金式的局面。”一位投资者直言,“如果到最后,去元宇宙挖黄金的人颗粒无收、在旁边卖锄头的人却大赚一笔,那就太荒唐了。”

元宇宙之“愿”

此前,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沈阳曾预言,今年将是元宇宙元年,是从概念走向流行的年份。

许多人认为,元宇宙的愿景,值得期待。元宇宙将成为平行于现实世界的人类第二空间,本质上是对现实世界的虚拟化、数字化过程,需要对内容生产、经济系统、用户体验以及实体世界内容等进行大量改造。“就像当初互联网诞生一样,元宇宙将让人类的生活和工作变得更加美好。”


以元宇宙在工业领域的应用为例,未来想象空间巨大。曾被业内调侃为拥有“元宇宙最终解释权”的显卡巨头英伟达,目前正在用“虚拟”为“现实”赋能。




一位投资者认为,随着虚拟技术的日臻成熟,全仿真的“数字孪生”将为工业互联网带来巨大的价值。“从这个角度来看,元宇宙的到来,意味着工业生产中研发门槛和成本的大幅下降。”

以英伟达 Omniverse 为例,由于平台搭载了较为真实的物理引擎与实时渲染,大量的工业设计与试验都可以在平台上完成。目前,许多汽车企业已经入驻其中,大幅节省了预算。

同时,并非所有人都对元宇宙充满乐观。科幻小说大师刘慈欣此前就颇为残酷地表示,元宇宙将是整个人类文明的一次内卷,而内卷的封闭系统的熵值总归是要趋于最大的。所以,元宇宙最后就是引导人类走向死路一条。

无论持何种态度,问题总归需要解决。业内人士认为,元宇宙的到来,或许意味着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财产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都将会经历一场彻底的重构。这意味着,人类对元宇宙的终极追寻,不仅是科学层面,还将涉及哲学、法学、伦理、道德等方方面面。我们面临的困难,绝不亚于对“星辰大海”的探索。

电影《盗梦空间》中,当镜头对准一群做梦成瘾、终日沉睡的人时,导演诺兰借旁人之口道出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他们并不是睡着了。恰恰相反,他们只是为了在梦中真正醒来。”

“元宇宙意味着真实与虚拟的界线被打破,它将产生一系列社会问题。”在尹桑看来,技术或许是个水到渠成的问题,但社会道德与法律问题却需要更长时间去解决。

尹桑举了一个例子:“如果一个孩子从小在虚拟世界里读书,最终在虚拟世界里获得了大学学位,那么这个学位能在现实中获得认可吗?”不仅如此,虚拟世界里是否还有国家的概念?现实世界中的法律能否延伸到虚拟世界?虚拟世界的行为,是否也会在现实中产生相应的效力?

沈阳也坦言,元宇宙带来的伦理问题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比如谣言传播、婚姻伦理、声誉问题等。此外,元宇宙还存在诸多风险亟须立法监管,比如元宇宙可能引发的隐私泄露、经济诈骗,甚至是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等。

事实上,从“缸中之脑”的科学猜想,到电影《盗梦空间》中的隐喻,无数科学家与科幻大师都已经意识到了“虚实交融”下隐藏的种种危机。

正如电影《黑客帝国》里的经典情节所描述的那样:有一天,当两颗不同颜色的药丸摆在面前时,我们是选择沉溺于虚幻,还是选择醒来直面现实?

或许,在未来的元宇宙时代,这将成为我们每时每刻都需要面对的问题。

记者 潘林青 罗茂林

文字编辑 邱江

视频拍摄、制作 仇子兴 朱翔 罗茂林

配音 罗茂林

视频编辑 张骄

监制 潘林青

上海证券报新媒体部视频工作室出品




上一篇:比尔盖茨:未来两到三年内 大多数虚拟会议将转向元宇宙

下一篇:Meta正式开放虚拟世界!炒房团杀入元宇宙 林俊杰3万美元买下三块虚拟土地

备案ICP编号  |   QQ:3569552836  |  地址:宁波市镇海九弟新媒体设计有限公司  |  电话:131 574 12315  |  
Copyright © 2022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yyz.gs 使用 OK文库 Powered by 55TR.COM